学生时代经常写文章,甚至还会乘兴写诗。后来变得越来越不愿意表达了。在感情如此开放的时代,似乎每一种感情表达出去的时候,都已经被人家表达千百回了。再者,写了也不知道给谁看,有谁会看,看了又如何。所以随着人年纪的增长,把感情表达出来的经验越丰富,就越觉得没有表达的必要。几个月前看了一点《信息简史》,说没有文字以前,人类思维是没有逻辑的。在文字存在了这么久的今天,要接受这个结论本身就有点困难。正值工作三年,而且是换工作之际,所以有时间停下来思考,越来越觉得这个结论是道理的,平时发出的以及接收的碎片化信息几乎占据了我最近的全部信息生活,这其实跟没有文字的世界是一样的,因此造成相似的结果——就是跟逻辑渐行渐远。虽然拥有逻辑思维不一定有好处,比如有了导航,不需要逻辑记忆也能轻松找到目的地。但是当你发现了这一点,心里还是未免失落,于是想写一篇纪念文章,把逻辑思维重新捡起来。
     
     在没有什么逻辑的情况下写文章,只能说是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写起。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作家喜欢写散文和杂文了。

     最近请了几天假,除了处理一些换工作所引起的一些必要的行政事务,还有三天闲暇时间,现在刚刚全部花完了。第一天看完了《富爸爸,穷爸爸》,第二天和好友爬梧桐山,第三天看完了《心流》。书是以前看过的书,山也是以前爬过的山。

     《富爸爸,穷爸爸》是一个日裔美籍人写的,也许只有日本人才能轻松地拥有两个爸爸而完全不觉得害臊。该书是一个完全充满资本主义的生命体的实践和理论。我现在分不清这样的生命是对是错,也暂时不想去理会。我只隐约感觉到,极端的东西总是值得学习的。作者因为对资本的热爱,总结出了一套发财的理论。而这个理论相当简单,就是建议你尽量多买会自动生钱的东西(资产),尽量少买会自动花钱的东西(负债),至少生出的钱要比花掉的钱要多,这样就基本能不劳而获了。
     这种简单的理论能写成一本书,并且成为畅销书,只说明一点:作为一个普通人,太容易糊涂了。作者写这么多,除了想赚钱,无非就是想彻底扭转大众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而这种错误观念是很难改变的。这本书这么畅销,无非就是拥有错误观念的人实在太多了。人生需要一些哲学,就比如这个理财理论,哲学本身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实践起来很难。这本书至少给我两个哲学理论,一是这个理财理论,二是“恐惧都是来源于无知,如果你害怕某样东西,就去了解它”。

     朋友说,登山就像苦行僧。我知道他想说登山就是自讨苦吃。我跟他说是有点相似,登山是为了锻炼身体,苦行僧是为了锻炼精神。我实际上并不理解他的看法,因为我觉得登山让自己感觉很舒畅,下次还想去。


     当时之所以说那些话,是因为我知道他登山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锻炼身体,让他觉得不虚此行。我自己基本上找不出自己登山的动机:锻炼身体我没必要去爬山,因为我经常跑步;排解无聊也没必要去爬山,因为有很多其他方式;放松心情也没必要爬山,因为爬山其实很累……可是我喜欢爬梧桐山,它的山路很长,每次去感觉都会不一样,每次去都会觉得不虚此行。

     《心流》是一本心理学著作,心流这个概念并不普及,是作者自己发明的。心流大意是指当你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在做事的时候,我们的体验大概是用下图构成的:
也就是说只有在面对高挑战应用高能力的情况下,才会产生心流的体验。看了这本书反倒有些明白我为什么喜欢爬梧桐山了。本书把人一生中从事的活动分为三类:生产类活动(工作、学习),维持类活动(卫生、饮食、交通),休闲类活动(媒体、爱好)。并且阐述了每一类活动和心流的关联。在目的明确,精益求精,主动积极的情况下,最容易产生心流体验。心流是对精神损耗最小的一种精神体验,我们应该在各类活动中追求这种精神体验。

     就像“文字”一样,“工作”也有刚刚产生的时候。任何一种新生事物都会受到质疑,柏拉图正处于“文字”刚刚产生的时代,所以他觉得文字是禁锢思想的东西。这种质疑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有道理的,没文字以前,口语承载的信息稍纵即逝,信息被记忆的时间是很短的,所以被人理解后的意思也是相当发散的,有了文字以后,信息开始变得有逻辑有条理,被任何人理解都变成只有一种意思了。亚里士多德处于“工作”刚刚产生的时代,所以他非常蔑视工作,认为工作就是浪费生命的东西,只有闲暇时间对生命才有意义的。这种质疑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有道理的,《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估计就会很认同亚里士多德的这个观点,没有创造性的工作不就是在浪费生命吗,而不幸的是大部分人的工作是没有创造性的。可是,毫无疑问,“文字”和“工作”都是有进步意义的,没有文字就没有逻辑,没有逻辑就没有科学;没有工作就没有分工,没有分工就没有丰富多彩的物质。所以当新生事物出来的时候,不要只看到负面的东西,多去推理想象未来的可能性。这就是思想的包容性。

     现在想想,人生真的好简单。因为人生的哲学都是简单的。很多人不愿意表达,也是因为哲学都是简单的吧。在各行各业,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专家著述。把这些简单的人生哲学阐述出来,并且不厌其烦地进行原理解说,这大概是我们最大的幸运。最终这些不同的人生哲学会被我们理解接受,也许是在爬山的时候,也许是在看到另一种哲学的时候,也许是在工作的时候……

     工作三年,在社会上生活了三年。尽管现在想起来走过了很多误区,有过了很多不好的体验,可是现在我没有焦虑,没有像以前一样总是悔不当初。人生需要哲学,哲学都很简单。以后多了解这些哲学,多恪守这些哲学,就应当不负此生了。